中國首家網上媒體1995年1月12日創辦    2001版 2003版 2007版

1. 長按二維碼圖片,保存至手機掃描二維碼。

2. 使用微信打開此網頁,長按識別圖中二維碼。

勿做“科研富二代”

——中科院理化技術研究所組建20周年會議側記

發布時間:2019年07月15日 來源:中國科學報 

  “希望中青年科學家加強自我培養,成為戰略科學家,不要變成‘科研富二代’。”近日,在紀念中國科學院理化技術研究所(以下簡稱理化所)組建20周年會議上,中國工程院院士許祖彥的一番話引來全場一陣掌聲。

  這番話有兩層含義。一方面,經過20年的發展,這個擁有500余人的“理化大家庭”已經今非昔比,有了一定的“家底”;另一方面,這個“家”未來的發展不能“守成”。

  “營養不良”“沒有幾臺像樣的裝備”,很多與會的科研人員仍對理化所組建初期的情形記憶猶新。彈指一揮間,今天的理化所已經走出那段“保生存”的窘境,發展為中科院科技創新的一支重要力量。

  經費富集

  “科研經費是一個研究所發展的必要條件,也是衡量一個所發展的重要標志之一。”中科院院士佟振合對此深有感觸。

  佟振合記得,理化所組建之初,因評估成績不高,從中科院拿到的創新經費很有限。據所長張麗萍介紹,剛組建時,理化所全所到位經費僅4000萬元;而2018年,相關經費超過8億元,是建所時的20倍。

  經費增長的背后體現的是責任的擔當。據統計,理化所20年來先后承擔重大重點項目500余項。其中,自2008年以來承擔了多個“億元級”項目,如深紫外全固態激光源裝備研制、大型低溫制冷設備研制等,展現了科技“硬實力”。

  不過,在許祖彥看來,理化所仍應繼續加強自有資金的積累和結構優化,“一兩個億遠遠不夠”。

  成果“富礦”

  理化所的很多成果都是基于源頭性的基礎研究創新,再走向產業化。以大型低溫制冷系統為例,該所依托財政部科研裝備重大專項研制的液氫溫區10kW/20K大型低溫制冷系統,打破了我國大型低溫制冷裝備全部依賴進口的局面。二期項目又研制出[email protected]氦制冷機、[email protected]冷壓縮機樣機等液氦溫區大型低溫制冷設備,性能指標達到國際水平。

  “這一系列產品滿足了國內大科學工程需求,帶動了我國低溫裝備行業跨越發展。產品還出口韓國,首次走出國門,得到了國際認可。”中科院院士周遠說,“這對于我國低溫工程走向國際前沿、走向市場有著重要的里程碑意義。”

  另一個典型事例是明膠清潔生產。我國是全球明膠生產第一大國。傳統明膠生產技術耗能嚴重,存在巨大的環境壓力。理化所幾代明膠人創建的酶法明膠技術是生物制造領域的一項顛覆性行業技術,其生產周期短、節能、節水,生產穩定性好,環保經濟效益顯著。

  “目前,我們團隊已經在寧夏吳忠、內蒙古包頭建立了年產能3000噸的生產線,還走出國門,在埃塞俄比亞設立了千噸級綠色酶法明膠生產技術示范線,通過科技成果轉移轉化服務‘一帶一路’建設。”理化所生物材料與應用技術研究中心研究員郭燕川介紹。

  20年來,理化所的亮點成果遠不止于此。從超分子光化學研究、太陽能光化學轉換領域的原始創新到仿生超浸潤界面材料研究領跑國際,從深紫外激光源科研儀器自主創新到脈沖管制冷機遨游九天、固體浮力材料逐夢深海,從高低溫復合式腫瘤微創技術實現臨床應用到推動我國成為維生素D3最大生產和出口國……相關創新成果不勝枚舉。

  通過不斷轉變“重基礎、輕應用”的傳統觀念,以及拓展高技術創新領域,理化所的科研已經形成了基礎研究、戰略高技術應用、產業化“三足鼎立”的競相發展局面。

  “根據理化所的特色定位,我們鼓勵做應用研究,鼓勵從事成果轉化和高技術攻關,但這并不是忽視基礎研究。”張麗萍說,“盤點我們的應用成果,很多甚至要追溯到原中科院感光所和低溫中心等前身機構的原始創新。必須重視基礎研究,努力產出原創成果。”

  正因為成績突出,中科院院長白春禮在2015年調研該所時指出:“理化所作為一個學科交叉的代表性研究所,經過10余年的融合發展,形成了團隊合作、協同創新的優秀文化,打造了自己的核心競爭力和優勢特色,是研究所整合的成功范例。”

  守住精神

  在許祖彥看來,未來20年,理化所“應當并且可能有更快、更高、更大”的發展,他希望青年科學家在創新與傳承的基礎上,提升理化所的先進文化,不斷培育新成果。

  事實上,理化所科研“青椒”們已經肩負起為研究所戰略發展出謀劃策的責任。“所里已經開始做‘十四五’的規劃,我們希望更多地采納‘80后’‘90后’的創新想法。”張麗萍在接受《中國科學報》采訪時說,“要讓他們大膽地去想,我對他們有信心。”

  “上天入地下海,很多重要材料和設備的研制我們都在參與。”談起理化所發展現狀,空間功熱轉換技術重點實驗室主任助理、青年代表陳厚磊滿懷自豪。在他看來,這個“家”今天的發展局面離不開老一輩科學家的艱苦奮斗。

  “正像許院士說的一樣,我們不能做‘科研富二代’,上一代規劃好方向、選好技術路線,我們跟著走。”陳厚磊說,“現在研究所非常重視年輕人的培養,讓年輕人擔任重大項目負責人。青年強則所強,接下來的10年、20年,我們要勇敢接過‘接力棒’,科技報國,把理化所建設得更加美好。”

  《中國科學報》 (2019-07-15 第4版 綜合)


文章中觀點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網站的觀點和看法。

神州學人雜志及神州學人網原創文章轉載說明:如需轉載,務必注明出處,違者本網將依法追究。

責任編輯:賈夢溪


相關新聞

更多>>精華內容

更多>>最新政策

Copyright?1995-2019 Chisa.edu.cn All Rights Reserved
編輯制作:神州學人編輯部 法律顧問:北京市法大律師事務所
備案編號:京ICP備05071141號-6 互聯網新聞信息服務許可證 1101083516
京公網安備 11010802027039號
違法和不良信息舉報郵箱:[email protected]
聯系電話:0086-10-82296680 傳真:0086-10-82296681
電子郵件:[email protected] 技術支持:中國教育和科研計算機網
搜狐足球比分直播